仇恨在卑诗省没有立足之地

卑诗省的每个人都有权享有安全感并参与他们的社区。种族主义和仇恨通过制造恐惧和排斥,使这一切成为不可能。
我们需要共同努力,通过了解何为仇恨、如何举报仇恨罪行为以及当我们目睹仇恨罪行时如何介入,来终止我们社区中的种族主义和仇恨。

在所有类型的犯罪行为中,仇恨罪行很可能是漏报情况最严重的罪行之一。

仇恨罪行影响每个人

重要的是要明白,仇恨罪行是“传递信息的罪行”,即在这类罪行中,作恶者向特定群体的成员发出新息,指他们在某个特定的邻里、社区、学校或工作场所是受到鄙视和贬低的,或是不受欢迎的。” (美国心理学会1998)。

在加拿大,仇恨罪行是一种针对个人、群体或财产的刑事罪行,由犯罪者对任何属于某个可识别群体的人的偏见、成见或仇恨所驱使,而区分这些群体的因素包括种族、民族或族裔、语言、肤色、宗教、性别、年龄、精神或身体残疾、性取向、性别认同或表现方式,或任何其他类似的因素。

2018年,在加拿大举报的仇恨罪行当中,大约有44%由种族或族裔等原因所驱使。种族并非以生物科学为基础;种族在很多情况下与共同拥有的独特身体特征有关,比如肤色。族裔通常被理解为我们累计获得的东西(例如文化、历史、语言和民族)。我们鼓励您做更多的了解。

针对宗教群体的仇恨罪行,通常是基于他们被认为或被曲解的宗教服饰或从属关系而以他们为目标的。

2018年,在加拿大举报的仇恨罪行当中,大约有36%由宗教原因所驱使。在宗教仇恨罪行当中,17%的事件涉及破坏行为,例如蓄意破坏、涂鸦或其他的财物损毁。

对于青少年、长者及有精神或身体残疾的人士,人身不受伤害以及财产受到尊重,都是很重要的。这些残疾可能包括发展困难、智力及身心健康失调。

2018年,大约有1%举报的仇恨罪行涉及到年龄、精神及身体残疾。

在举报由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等原因驱使的仇恨罪行时,无需向执法人员披露受害人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而所披露的资料将不会公开分享。

2018年,在加拿大举报的仇恨罪行当中,大约有12%由他人队对性取向的认知所驱使。

随着加拿大社会的发展变化,其他可识别群体在法律上可能会有所定义。将“任何其他类似因素”加入《刑事法》(Criminal Code)内,目的是保障还未被定义为可识别群体的部分公众人士。

什么是仇恨罪行?

《刑法》(Criminal Code)第718.2条包含有关仇恨罪行的具体判刑条文。法律规定,如果罪行是由针对可识别的某个群体的仇恨所驱使,法院可能会考虑将这个动机作为加重判刑的因素。

《刑法》第318条和第319条涉及宣扬仇恨。

第318条将宣扬或推动种族灭绝定为刑事罪行。

第319(1)条将在公共场所发表煽动仇恨任何可识别群体的言论定为刑事罪行,因为这很可能导致破坏社会安宁。举例来说,这种罪行可能会发生在示威或抗议活动中。

第319(2)条规定,除了在私下对话中,发表故意煽动针对任何可识别群体的仇恨言论,为刑事罪行。这包括出现在印刷品或互联网上的言论,包括音频或视频。这种罪行还可适用于在公众可进入的地方,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发表的言论,或在公众可进入的地方散布仇恨言论。

重要的是要注意,有关宣扬仇恨的法律并没有规定要有证据,证明这样的言论造成了实际仇恨。

《刑法》第430(4.1)条涉及仇恨驱使的破坏行为。在偏见、成见或仇恨的驱使下,损坏或污损礼拜场所、学校、安老院,或主要由可识别群体使用的社交、文化或体育活动或大型活动的场所,为刑事罪行。

法律往往要平衡相互竞争的利益和权利。在加拿大,《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的第2条保护表达自由的基本权利,而加拿大法律确认,对故意煽动仇恨的表达形式,要有合理的限制。

围绕这些罪行的种种考虑因素,意味着警方和检控官会仔细考虑这些因素。不是所有由仇恨驱使的事件都构成仇恨罪行或都会受到检控。如果事情有必要由警方转介以便进行可能的检控,检察官会独立地运用特定用于这个主题的公众可获取的政策

仇恨事件是定义可能符合或不符合“仇恨罪行”定义的更广泛行为的一种实用方法。多种因素会受到考虑,包括行为的严重性、现有证据的性质和公众利益考虑因素,当局可能会决定,对某些仇恨、成见或偏见的行为不予起诉或检控。

在所有仇恨事件中,无论最终是否被判定是违法的,受害者和社区团体都应发挥作用–请参见“举报”和“采取行动”。

[仇恨]

是一种强烈而极端的情绪,并显然与侮辱和憎恨有关。对针可识别群体的仇恨,在麻木不仁、偏执和对目标群体以及我们社会价值观的摧毁中滋生漫延。仇恨是一种情绪,如果对一个可识别的团体的成员施加仇恨,意味着这些人基于群体的联系,就会受到轻视、轻蔑、得不到尊重、以及受到恶劣的对待。加拿大最高法院

加拿大最高法院 - R. v. Keegstra。